元尊小说

番外二(含感言)

8天前 作者:玖拾陆

秋意浓。

李德安家的站在廊下,仔细叮嘱:“过几日,老爷、太太便要抵京了,该准备的、该收缀的,千万马虎不得。虽是回京小住,也断不能怠慢。尤其是奶奶正是要紧时候,千万不能生出些事儿来让奶奶操心。”

几位管事的婆子、娘子具是点头称是。

李德安家的吩咐完了,转身又往正屋里去。

正屋里已经烧起来地火龙,李德安家的站了片刻,便觉浑身暖暖的。

宝槿打了帘子请她进去。

李德安家的一面走,一面低声与宝槿说话:“奶奶可醒了?”

宝槿颔首:“刚醒。”

李德安家的绕过插屏入了内室,见楚维琳靠坐在床上,笑盈盈请安。

楚维琳盖着凤穿牡丹的锦被,腹部高高隆起,人有些发胖,精神头却是不错:“妈妈快坐,这些日子辛苦妈妈了。”

“奶奶这话可就折煞奴婢了,”李德安家的赶忙道,推了两推,依言落座,禀道,“奶奶,今儿个刚刚收到的信,老爷、太太已经到了渡口了,这两日便能到了。”

“赶在腊月前,正好过年。”楚维琳浅笑道。

自打去年常郁昀调任回京,楚维琳便随着他又回到了京城。

照理说一家人过日子,能在一处便在一处,可两厢思量后,常恒淼和涂氏还是留在了江南。

他们久居江南,偏爱江南,而京城,虽是故土,但却不适合他们如今长住了。

常恒淼数年心血在江南,当初几乎全交到了常郁昀手中,现今也不好开口讨要,但他知道长子心性,不是那等只出不进的人,倒也并不心急。

涂氏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她留恋江南。常郁晚又嫁在江南,为了女儿,她也不会撒手回京去。当初听闻楚维琇的事情,对涂氏触动极大。满心都要让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就怕常郁晚那等娇娇的性子在婆家吃亏又无人撑腰。

况且,在明州府,他们不缺宅子,常郁昀夫妇住府衙后宅。他们住外头,一来不惊扰府衙清净,二来府衙后院也住不开,可若回了京城,再与他们夫妻分府住,就难免会有闲话。

平白惹是非,涂氏不愿意,楚维琳更不愿意。

可若是住一块,越发是彼此不自在了,这些年。涂氏与常郁昀不至于剑拔弩张,可到底心里都有刺,面子上过得去比什么都重要。

再往深的说,涂氏知道常郁昀夫妇不是苛待手足的人,若不然,老祖宗当年能把压箱底的都交到楚维琳手上?

那些东西,楚维琳往外分出来的时候,连涂氏都心惊肉跳的,心说只要楚维琳不开口,天知道老祖宗给了她什么。便是常恒翰几兄弟晓得田契地契不见了,也只能彼此猜忌,无他法了。

往后,常郁曜科考出仕。少不得兄嫂抚照,涂氏又不是被猪油糊了心,要去给他们夫妻寻不痛快。

楚维琳知道涂氏的想法,也乐得自在些,便这般处着了。

这一回,是岚姐儿要出阁了。常恒淼夫妇赶回京里来吃个喜酒。

岚姐儿的婚期是二月底,这些年,徐氏没少替岚姐儿操心,事无巨细地安排着,连常郁晓都不止一回说过,徐氏少了刚成亲那几年的浮躁之后,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。

岚姐儿自己也争气,虽然是父母都靠不住了,可依着叔父婶娘过日子,她不娇纵,也不会疏离得把寄人篱下的心态表露出来,与常郁晓夫妻关系极好。

徐氏为了岚姐儿的亲事,把京城里的旧宅子也修缮了一番。当年离京,这里就缺了人气,后来长房回京来,才又好些。

常郁晓不是念书的料,干脆静下心来打理祖宗产业,倒也有所成。

“姐儿的婚事,可还顺畅?”楚维琳问。

“奴婢遣人去旧宅问了,说是有条不紊的,奶奶放心。”李德安家的道。

“这便好,岚姐儿不容易,能帮衬的地方还是要帮衬的。”

岚姐儿的夫婿李钰和溢哥儿是同一个书院的,为人踏实,学问上算不得天赋卓越,但胜在用功刻苦,刚刚中了秀才。

李钰家境殷实,书香传家,但真要论起来,是攀不上常府的。只是常恒晨爱才,见李钰与溢哥儿关系不错,又是实在人,便从中促成了这亲事。

莫欺少年穷,是常恒晨挂在嘴边的,况且,常府如今不同往日,岚姐儿又无父母照顾,真的去拼门第,往后吃亏的是岚姐儿。

“岚姐儿贴心,奶奶们宠着她,也是应当的。”李德安家的笑着道。

楚维琳闻言,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:“姑娘家都贴心。”

李德安家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:“奶奶这一回啊,定也是个贴心的姑娘。”

楚维琳莞尔。

这是她的第四胎了。

之前连生了三个儿子,饶是常恒淼高兴,她都忍不住和常郁昀抱怨,三个光头小子,往后吵得脑门儿都痛,不比姑娘。

常郁昀哭笑不得,生儿生女又不是一句话的事情,别人家怕香火不够旺,他这儿,倒相反了,这要是说出去诉苦,都要叫那些哭着求着要生儿子的同僚给酸死。

可其实说到底,他的心里,也盼着能有一个女儿,能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,和琳琳一样可爱的女儿。

这一胎,从显怀起,有经验的婆子都判断是个姑娘,这叫他们夫妻盼着期待着,眼瞅着临盆进了,更是小心翼翼起来。

常恒淼和涂氏带着常郁曜抵京的那日,李德安家的带着一众婆子丫鬟去二门上迎了。

涂氏下车,一眼没瞧见楚维琳,诧异道:“郁昀媳妇身子不舒坦?”

话一出口,突然想通透了,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看我,这两年一天比一天没记性了。这日子差不多了吧?稳婆请好了吗?”

李德安家的忙道:“都安排了。”

涂氏略休整后,便去探望楚维琳。

小两年没见,说几句家常倒也不难挨,尤其是奶娘带了三个哥儿来。屋里一下子就热闹了。

虽然不是涂氏嫡嫡亲的孙儿,可看到粉雕玉琢的孩子,涂氏还是满心欢喜。

霖哥儿很懂事,作为长子。他如今的规矩让人挑不出错来。琰哥儿半大不小,依着母亲,见弟弟符哥儿留着哈喇子结结巴巴与母亲说话,他掏出帕子靠过去给弟弟擦嘴。

兄弟亲近的模样让人瞧着就心暖。

刚入了腊月,楚维琳半夜里发作。痛到天亮,生下来的,果真是个姑娘,这叫楚维琳喜笑颜开,顾不得生产疲惫,让稳婆把女儿抱过来仔细看了看。

孩子太小,瞧不出具体模样,可楚维琳就是欢喜。

洗三那日,府中也是热热闹闹的,楚伦煜来瞧她。亦是精神爽利。

新年如约而至。

宝莲、流玉、娉依几个外放出去的入府里来磕头,叫宝槿几个拉着饮了几杯酒,笑声不断。

很快,就是二月里。

岚姐儿从旧宅出嫁,这让好些年没有办过喜事的旧宅热闹不少。

楚维琳带着孩子们去观礼,见徐氏抹泪模样,笑话道:“不晓得的,还当是嫁女儿呢。”

徐氏笑着拍了楚维琳一下:“可不就是嫁女儿。岚姐儿与我女儿也差不多。”

婚礼办得喜庆,岚姐儿回门时的模样又叫人放心不已。

涂氏和常恒淼便决定启程回明州去,只是常郁曜。因着要在京里念书,留在京中。

对于这个弟弟,常郁昀还算是喜欢,常郁曜就是实心眼的“书呆子”。对兄嫂从不失礼,让人有些好感,得空时也会指导弟弟功课。

阳春三月,送了常恒淼和涂氏,楚维琳整个人都空闲下来,日日带着几个孩子逗趣。

常郁昀回来时。见她坐在窗边榻子上哄女儿玩儿,心就不由暖了几分,放轻了步子进去。

楚维琳抬眸见他回来,笑了。

夜里落账,低声细语。

“二哥怕是要外放了。”常郁昀顺着妻子光洁的脊背,低声道。

常郁昭这些年在大理寺做得不错,自己努力之余,常恒晨从前本分低调的根基也给了他不少帮助。

圣上似是不希望常家太过碌碌无为,调了常郁昀进京后,又把目光投到了常郁昭的身上。

“也是好事。”楚维琳道。

如今这般,也算是顺了老祖宗的心意,二房三房出仕,长房四房低伏。

长房很低调,常恒翰每日里吃茶逗鸟,不参合朝政,看起来闲散,只是这几年大起大落,身子骨大不如前了。

常恒淼问过他是否有续弦的打算,常恒翰也只是摇头,只说后院有徐氏打理,他不想再找个人回来徒惹麻烦。

常恒翰如此说了,做弟弟的自然闭嘴了。

常郁晔还是留在了旧都,常郁晖也本分许多,他如今的身份与从前大不相同,纨绔也有纨绔的圈子等级,他如今是插不进去了,只好老实做人。

徐氏背后说过一句,天晓得是真本分还是假本分。

楚维琳深以为然,可就算是假本分,只要能太平不惹事,就比什么都强。

四房那里,柳氏只手遮天。

常恒逸讨不到半点好处,便是心中不忿,也不能把柳氏怎么样。

柳氏拿捏着,就只剩下没有彻底撕破脸了,可对常恒逸来说,这样的日子,还不如撕破脸干脆,每每看到柳氏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他就心里发麻。

这些,对分了家的楚维琳来说,是“别家”事情了。

她依着常郁昀,眼皮子沉沉,她想,她自己家里的事情,总算是样样顺心的。

迷迷糊糊的,似乎听见姐儿哭声,奶妈哄了哄,又不哭了,楚维琳往常郁昀怀里又靠过去些,沉沉睡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完了。

96松了一口气。

这个故事,耗了太多精力。

这几个月,96三次元的生活一塌糊涂,各方面的问题堆积在一起,又经历长辈过世,真的焦头烂额。

但我,终是写完了。

新书,96很矛盾,三次元还在持续混乱,现在开书,我不知道能不能稳定更新,能不能写好故事给大家,可不开,平心而论,96想赚稿费。

不打什么时候一定开的包票,只希望开新书的时候,大家还能来收藏来投票来订阅。

这一年多,谢谢书友们支持。

谢谢!(~^~)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