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

第1158章 ,救赎9(全书完)

41分钟前 作者:画笔敲敲

第1158章 ,救赎9(全书完)

张华涵就这么在颜家住下了,颜文杰一家对她都挺好,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应,慢慢的,她也融入到了这个家中。

只是每每看到其乐融融的舅舅一家,张华涵就有些走神,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想起没人相伴、形单影只的母亲。

时间一长,心中便多了些思念和牵挂,同时也生出了些忧愁。

在张家,母亲和她无疑是被排斥在外的,日后她若是出嫁了,可就真的没人陪母亲说话了。

之后的日子,朱绮云不仅带着张华涵外出做客,在家接待客人,还会教导她如何主持中溃

张华涵很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,所以,学得格外的卖力和专注。

老师总是喜欢爱学习的学生的,见张华涵这般认真,朱绮云教得就更仔细了。

时间就在这样的忙碌中,一点点溜走了,转眼就到了九月。。。

九月十三,张华涵的生辰,朱绮云将能邀请的人家都请了过来,为她办了个盛大的及笄礼。

及笄礼父母皆未至,张华涵多少有些遗憾,不过她也知道,她的及笄礼,舅母是费了大力气的,满怀感激的同时,全程精神高度集中,力求不出一丁点错误。

经过朱绮云两个多月的调教,张华涵越发的端庄稳重了,这让前来观礼的不少夫人都动起了结亲的心思。

张家是不怎么样,可是颜家厉害呀。

瞧瞧布政使夫人,又是带着这位张姑娘到处见客,又是亲自举办及笄礼,无疑是在告诉大家,颜家很重视这位外甥女。

就冲着这一点,娶回家就亏不了。

想通了这些,一些夫人开始主动拉着张华涵说话,十分的热情。

张华涵明白这些人看重的不是她,而是她背后的颜家,所以只是礼貌不失礼的回应着,并没有因为受到众人的吹捧和夸赞就不知所以了。

朱绮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对张华涵的应对十分满意,心里也越发喜欢这个外甥女了。

及笄礼过后,朱绮云找了个时间将张华涵叫到了跟前:“华涵,姑娘及笄过后,就可以议亲了,你对你的亲事有什么想法吗?”

张华涵神色微滞,显然没有料到朱绮云会这般直白的和她说亲事。

见张华涵脸色发红,朱绮云笑了笑: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张华涵羞涩的低着头,到底没好意思开口议论自己的亲事。

朱绮云见了,想了想,说道:“按理说,你的亲事应该由你父母来操心,不过你母亲这些年也没在外头走动,认识的人少;你父亲呢,结交的估计也就是一些商贾人家,若真把你的亲事交给他们来办,不说我,就是你舅舅也不会答应的。”

说着,拉过张华涵的手。

“议亲是姑娘家的头等大事,若是定了好人家,能一辈子享福,若是说了不好的人家,那就得受一辈子的罪,最后还要连累儿女。”

“所以呀,这亲事是半点不得马虎。”

“你母亲让你来省城,你父亲默认你住在家里,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他们的意思,你舅舅的意思呢,你的亲事由我们帮着相看。”

“现在舅母问你,你想跟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?知道你的喜好了,舅母也好对照着来找。”

张华涵双颊红红的,犹豫了一下,才细若蚊蝇的说道:“华涵一切都听舅舅舅母的。”

朱绮云不赞同的摇了下头:“这日子呀是要你自己过的,总得合了心意才能和和美美,你若什么也不说,我们瞎找一通也不事呀。”

张华涵神色有些犹豫,就在朱绮云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,她却开口了:“华涵想留在淮安,最好离青石县近一点。”

朱绮云愣了愣:“为什么?限制了地域,这选择的范围可一下就缩小了好多,如今的官员三年一任,像那些前程远大的,可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。”

张华涵默了默:“母亲一个人在张家,太孤单了,我若嫁得近一点,还能时常回去看她。”

朱绮云听后,顿了片刻,随即眼里、脸上都浮现出了笑意,笑着拉着张华涵的手:“好孩子,你母亲有你这个女儿,到底还是有福气的。”

感动于张华涵的孝心,朱绮云对她的亲事越发上心了:“放心吧,舅母一定帮你找个好人家。”

之后一段时间,朱绮云经常带着张华涵出门做客,见了不少官眷,每次见面,都能碰到几个带着儿子的夫人。

张华涵知道官场关系复杂,担心给舅家添麻烦,从不敢越矩,哪怕面对面的和某个公子偶遇了,只要朱绮云没在场,绝对不多说半句话。

十月中旬,朱绮云拿了三张画像来找张华涵。

“这三位公子,一位是四品知府家的嫡长子,一位是布政使司四品参政家的嫡次子,最后一位是许州范家的嫡幼子。”

“这三家祖籍都在淮安,三位公子都是你舅舅亲自考教过的,人品都不错,他们的母亲,我之前也带着你见过了,都是明理之人。”

“我私下也派人去打探过三家的家风,得到的评语都还算不错。”

“刚好今天你两个表哥将三人都叫到了府里做客,你先看看他们的情况,等会儿舅母带你去前院看看人。”

张华涵压下心中的紧张,仔细看了一下三人的画像和备注。

等她看好后,朱绮云就带着她去了前院。

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寒冷了,前院亭子里,三位公子和两个表哥正在烤鹿肉吃,几人有说有笑,气氛很是热闹。

朱绮云带着张华涵站在不远处的游廊下看着。

看了一会儿,朱绮云问道:“你觉得这三位公子如何?”

张华涵没有立即回答,朱绮云以为她不喜欢,笑着道:“没事,这三个要是都不喜欢,咱们再看其他的就是了。”

张华涵连忙摇头,面色有些羞涩:“舅舅舅母都看好的人自然是不错的。”

朱绮云仔细瞅了瞅张华涵的神色,见她面上确实没有勉强之色,才笑道:“可这么远远看一眼也看不出什么,找个机会,舅母让你和他们接触一下,到时候你再具体的看一看。”

之后半个月,三位公子经常被请到颜家做客。

能得布政使赏识,三人无不欣喜,就是他们家中的长辈也是十分的高兴。

一开始,三人还没察觉到什么,可去颜家的次数多了,在院子中偶遇过张华涵后,三人都隐约明白点了什么。

对此,三人的反应是不一的。

郭知府家的嫡长子,哪怕知道张华涵背后站着颜家,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嫡妻出自商贾之家。

所以,每次来颜家都尽量避着张华涵,也从不一个人落单。

杨参政家的公子就比较积极了,杨家是在杨参政这一辈才起来的,底蕴薄,官场上也没多少人脉。

杨参政在淮安已经连任三任了,一直想往上再进一步,或调去京城,可惜,上头没人,一直呆在参政这个位置上没挪动过。

知道颜家是在相看外甥女婿后,杨家上下都想结成这门亲事。

是以,杨公子每次来颜家,都会在院子里独自转一转,就想着偶遇张华涵。

可惜,张华涵一直谨记规矩礼仪,从不在颜府后院乱转。

范家公子就比较佛系了,他是家中最小的,头上还有两个嫡亲的哥哥,落到他肩上的压力并不重,如今家里对他的要求就是好好读书,争取早点考中举人。

能入布政使的眼,是他没预料到的,对于娶颜家的那位外甥女,他倒是想,毕竟有门助益的岳家,对他、对范家都是好事。

那位张姑娘他见过一次,大方得体的站在颜夫人身后,瞧上去挺温婉贤惠的,符合他对妻子的预判。

不过,他也没抱太大的期望,范家虽也有入朝为官的,可大多都在五品以下,这上面,郭、杨二人的条件都要比他高出一截。

于是,三人中就范家公子最为从容淡定了。

这么一对比,倒是将另外两人给比了下去。

十一月初,三人又被颜家两位公子约来了颜府。

“今天府里叫了戏班,走,我们听戏去。”

三人随着颜家大爷、二爷到戏院这边的时候,戏已经开唱了。

杨公子环看了一下戏院,没看到张华涵,微微有些失望,不过很快就笑着道:“这是谁点的戏呀?”

范公子等颜家大爷、二爷坐下后,也跟着落座,然后笑道:“管他谁点的,既然已经开唱了,咱们好生听着就是。”

几人落座后,颜家大爷、二爷不动神色的引导三人议论起了台上的戏来。

杨公子:“要我说,这个妇人被打也是活该,既然嫁入了婆家那就是婆家的人了,还一直惦记着娘家,她相公怎么可能不生气?”

郭公子:“就算妇人有不对的地方,一个男人也不该对女子动手,太有辱斯文了。”

范公子:“惦记娘家不是应该的吗,那可是生她养她的家人。”

杨公子嗤笑着看着范公子:“范弟,若是你将来的媳妇老是惦记娘家,我不信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淡然。”

范公子也不恼他的态度,笑着道:“为何不能?若我将来的妻子是位至孝之人,那还是我的福气呢。”

戏院厢房,张华涵站在窗前,透过窗缝,仔细的打量着那位范公子,默默听着几人的议论,直到听完了三场戏,才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。

从戏院出来后,张华涵径直去了正院见朱绮云。

朱绮云见她这么快就回来了,有些诧异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,也不说多看看?有你两个表哥在,你就是一直呆在戏院,也没什么的。”

今天的戏班是张华涵央求她请的,虽不明白外甥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不过她难得开口,既开了口,又不是什么大事,她是没有不答应的。

张华涵脸颊有些泛红,微垂着头,小声道:“舅母,我看好了,那位范公子,瞧着就挺好的。”

朱绮云面露诧异,三人中,范家公子的家世最不显,容貌也不是最英俊的:“怎么看上他了?你该不会是觉得范家离青石县最近,就选了他吧?”

说着,面露不赞同。

“好孩子,舅母知道你孝顺,可这事关你的终身大事,你可不能因为范家离得近,就选择将就。”

张华涵笑着搂住朱绮云的手臂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对于这位尽心教导她,为她打算的舅母,她已经完全没了疏离。

“舅母,我是真的觉得范公子挺好的。”

“其他两位公子也不错,可是他们的家世对于我来说太好了。”

“我知道有舅舅舅母给我撑腰,他们也愿意娶我,可张家的条件毕竟摆在那里,我纵使嫁入了他们家,也估计也会被人轻看的。”

“范家就很好,是许州的世家,家里虽有人出仕,可官职都不太高,虽也是高攀,但却没高太多。”

“如此,我心里也不必有太大负担,不会过于觉得配不上范家公子。心里没有负担了,日子也就不会过得太累。”

朱绮云看着张华涵,神色有些感叹:“若是当初你母亲也能像你这般通透,何至于会嫁入张家1

“高处不胜寒,高门显贵外头瞧着是风光,可是没有点真本事,嫁进高门做媳妇,最后苦的还是自己。”

“好孩子,既然你觉得范家公子不错,那我再去打探一下范家的情况,你舅舅那边,也再考教考教范公子的人品为人。”

张华涵深深一福:“华涵深谢舅舅舅母的疼爱。”

晚上,颜文杰下衙后,朱绮云就将张华涵的选择告诉了他。

颜文杰听后,沉默了好一会儿:“既是华涵的选择,那我们就尊重她的决定,不过,范家的情况一定要打听清楚,若是不好,我们就再帮她找别的。”

朱绮云点了点头:“放心,我一定好好打探。”

十一月末,经过近一个月的打探,范家被颜家调查了个底朝天,确定范夫人不是刻薄苛待儿媳的人,范家家风也严谨,范三公子人品学识都不错,朱绮云和颜文杰才放了心。

打探清楚范家情况后,朱绮云就向范家露了口风。

范三公子和范家得知张华涵看上了他,都有些意外。

要知道,颜家重点相看的三人中,郭公子家世最好,杨公子能说会道,范三公子也就马马虎虎吧。

惊讶了片刻,范三公子就高兴了起来,觉得张华涵有眼光。

能和颜家结亲,范家自然是没有不愿意的,范夫人当即带着范家的几个姑娘来了省城,登门拜见朱绮云,顺便见了见张华涵。

见过张华涵后,范夫人心里十分的满意,家里对小儿子的要求并不高,家中的资源给了大儿子和二儿子,分给小儿子的就少了。

张姑娘是颜布政使嫡亲的外甥女,有了他的帮扶,小儿子日后的路必定能顺畅很多。

张家虽是商贾之家,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,据他们打听,张家还是很知分寸的。

只要张家不拖累,范家就觉得很好了。

范夫人和朱绮云说好了十二月中旬去张家结亲,如此,张华涵就不好继续住在颜家了。

十二月初三,在颜家大爷的护送下,张华涵坐上了回张家的船。

张大老爷提前收到消息,知道颜家大爷亲自送女儿回来,连忙让张二夫人和张三夫人收拾出了一个院子来。

等到张华涵和颜家大爷到的时候,张家所有人都迎了出来,热情的拥着两人进了府。

对张家人,看在张华涵的份上,颜家大爷倒还算客气,不过只是简单的和张大老爷寒暄了几句,就提出要去拜见颜怡乐。

张华涵领着颜家大爷去了梧桐院,路上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大表哥,我母亲这些年不怎么爱见人,等会儿若是.若是”

颜家大爷看着表妹为难的样子,当即笑道:“放心吧,来之前父亲和母亲就和我提过四姑姑,姑姑要是不见我,那我就在院子里给她磕个头。”

闻言,张华涵感激的福了福身子:“谢大表哥体谅。”

很快,两人就到了梧桐院。

颜怡乐确实不想见颜家人,不过想到女儿日后肯定要仰仗二哥一家,又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愿,在客厅见了颜家大爷。

这举动,让张华涵和颜家大爷都有些吃惊。

虽然颜怡乐只是受了颜家大爷的礼,然后略微问候了一下颜文杰和朱绮云,但还是让两人知足了。

颜家大爷没有留宿张家,拜见了颜怡乐,就起身离开了张家,从进门到离去,前后没超过一个时辰的时间。

对此,张家人有些失望,颜家大爷在他们家呆得越久,就越能证明两家关系很好,可惜,哪怕有张华涵夹在中间,颜家也依然不待见张家。

送走颜家大爷后,张华涵去了张老太太屋里坐了一会儿,对于在颜家的事,只捡了一些可以外说的告诉张家人。

看着越发矜贵得体的张华涵,张家人神色都有些复杂。

如今的张华涵,哪怕是张老太太,在对上她的时候,都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了。

不得不说高门显贵就是会教导人,张华涵才在颜家住了几个月,说话就变得滴水不漏了。

哪怕张老太太和张二夫人、张三夫人轮番询问,都没能从她嘴中套出半点有用的信息。

探不出消息,张老太太就没在继续留她了。

从张老太太院子出来,张华涵就径直去了梧桐雨。

“母亲1

见识过舅家的富贵和热闹,看着形单影只、躲在张家后院不愿外出的颜怡乐,张华涵只觉得满心的心酸。

颜怡乐看着女儿,神色有些复杂。

在张华涵去送颜家大爷的时候,安然就将张华涵选择范家公子的前后经过告诉了她。

知道张华涵因为想多回来看看自己,特意将择婿范围定在淮安省内,心头又是动容又是难过。

“范家不过是个小世家,家中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子弟,我知道你觉得张家门第太低,可是有颜家在,这些你其实是不用太过在意的。”

张华涵笑着给颜怡乐倒了一杯茶,等颜怡乐接过后,才笑着道:“母亲,女儿真的觉得范家挺好的。”

“女儿虽可以凭借外祖家嫁入高门显贵,可是这样人家的后院哪里是女儿能周全的。”

“女儿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,只求能和夫君和和气气的过日子,少些纷争和矛盾,如此,女儿就很知足了。”

“范家公子是舅舅舅母看了又看的,人品学识都不错,女儿是真的挺喜欢的,没有任何勉强。”

颜怡乐看着满脸认真的张华涵,叹了口气,没在说什么,算是默认了她和范家的亲事。

当天下午,颜怡乐破天荒的派人去请张大老爷来梧桐院,亲自和他商量了和范家结亲的事。

张大老爷这才知道颜家帮张华涵定的人家是许州范家。

颜怡乐觉得范家门第不高,那是比照着颜家来说的,可张大老爷却很满意了。

许州范家也是官宦世家,虽说近两代族中都没出过什么大官,可却一直有人在朝中为官,比张家的门楣不知要高出多少。

之前他还真担心颜家会给张华涵定了个太好的人家,姻亲之间的差距若是太大,那未必是什么好事,范家就很好了,张家伸伸手还是能够得上的。

为了张华涵,颜怡乐和张大老爷难得心平气和的坐在了一起。

也没商量,颜怡乐直接说了她对女儿定亲的要求。

张大老爷全部同意了,毕竟是自己女儿,加之这些年多有亏欠,他也想女儿能风风光光的定亲。

腊月十五,范家族人浩浩汤汤的抬着聘礼来张家下聘了,引得县城百姓争相围观。

颜怡乐头次正式出现在了张家众人面前,见了范夫人和范家三公子,确定范家真的不错,才点头收下了聘礼。

经两家商定,婚期定在了一年之后。

婚期一定,张大老爷立马开始忙着给张华涵置办嫁妆了,期间,颜怡乐也派出了自己的陪房,去省城采购了好些好东西。

而张华涵,则是专心在自己院子里绣嫁衣。

转眼,一年过去了。

为了表示对张华涵的看重,范家三公子亲自来了青石县迎娶。

同一时间,一艘从京城驶出的客船停靠在了青石县码头。

就在张华涵出门这一天,天不见亮,一抬抬添妆礼从船上抬了下来,浩浩汤汤的直奔张府。

当送礼队伍进入县城,立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看着礼盒上的那一个个醒目的‘颜’字,周围看到的人无不侧目,很多人都跟在送礼队伍后头,一路跟去了张家。

这一次的动静,比范家下聘还要大。

这次前来送礼的领头也是个有本事的,掐准了时间,当送礼队伍到达张府门前时,恰好遇到了前来迎娶的范家人。

张家人和范家人都以为是颜文杰派人来给张华涵添妆和壮声势的,刚想上前寒暄,谁曾想,领队直接站上了台阶,轻咳了一声,笑着朝张家人和范家人抱了抱拳,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本礼册。

“小的是威远王府管事,今日特意奉王妃之命,前来给贵府五姑娘送添妆礼的。”

这话一出,立马引得人群骚动了起来,就是张家人和范家人都具是一脸惊讶。

领队笑眯眯的打开了礼册:

“威远王妃送医女一名给张五姑娘添妆。”

“萧小王爷送金玉如意一对给张五姑娘添妆。”

“淳安公主送十二扇大红缎子缂丝百子围屏一架给张五姑娘添妆。”

“古国公送十二生肖琉璃摆件两套给张五姑娘添妆。”

“颜太老夫人送.”

“颜大老爷送.”

“.”

听着领队的唱念,张家人、范家人、以及周围的为官群众,从一开始的震撼惊讶逐渐变得木然结舌。

这添妆.太丰厚了!

礼物还是其次,最主要的还是送礼的那些人。

作为范三公子的好友,郭公子、杨公子这次也跟着他来迎娶新娘了,在知道京城颜家来送妆后,两人的心情就复杂了起来。

杨公子本就想娶张华涵,此刻的内心那是遗憾、失落得无以复加,就是因为瞧不上张家商贾身份的郭公子,这一刻也生出了些许后悔之意。

张五姑娘背后的关系,比他想象得还要强大。

就冲着张五姑娘背后站着皇亲国戚,就足够可以忽略她商贾出身的身份了。

可惜,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。

现在最高兴的,莫过于范家人了,本以为和布政使结交上了,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,没曾想如今竟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他们。

张家后院,颜怡乐知道京城颜家给女儿送添妆来了,心情复杂到了极致。

颜家还肯给女儿送妆她可以理解为颜家还肯认她吗?

颜怡乐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终究是她给颜家抹黑了。

新房里的张华涵是又意外又感动,曾经的她没有外祖家,可今天她却感受到了外祖家的爱护。

特意在今天送上添妆,这是怕她嫁去范家受欺负吧!

张家和范家的结亲,本就引人关注,如今加上京城那边送来的添妆礼,更是引发了轰动,以至于张华涵的出嫁,被青石县及周边百姓谈论了好久好久。

若说范家之前还有因范三公子娶了一个商户女而不满的声音,可当得知京城的王爷王妃都送了添妆礼过来后,这种声音就再也没有了。

范老爷范夫人本就赞同这门亲事,如今更是满意了。

张华涵嫁入范家后,恪守本分,和范三公子和和气气、有商有量,范老爷范夫人见了,都暗道小儿子有福气。

在婆家站稳脚跟后,张华涵找了个机会,和范三公子提出想回娘家看看家人。

范三公子打探过张家的情况,知道妻子惦记的是岳母,当即就同意了。

“许州离青石县不远,刚好我看书累了,也要外出采风,正好陪你回去看岳父岳母,日后每个月我都陪你回去一次,你看如何?”

张华涵听了,十分欢喜,感激的看着范三公子:“多谢相公。”

范三公子搂过张华涵的肩膀:“你我夫妇一体,何须如此外道。”

颜怡乐见女儿出嫁后还频繁的回来看自己,感受到了女儿的关心和惦记,郁结的心开始一点点的松动。

等到一年后,外孙的出生,颜怡乐抱着怀里软乎乎的孩子,想到自己曾经对女儿的不负责,泪水顿时夺眶而出。

“是母亲对不起你1

颜怡乐愧疚的看着张华涵。

张华涵紧握着颜怡乐的手:“不,是母亲带我来的这个世上,也是因为母亲,女儿才有了现在的好日子。”

“母亲,女儿现在过得很开心,能时常来陪陪你,如今还有了相公和孩子,女儿知足了。”

“知足.”

颜怡乐咀嚼着这两个字,留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
“是该知足了。”

她这般不堪,女儿还愿意时常来陪她,还愿意带着外孙过来,她是该知足了。

从这以后,张家人惊讶的发现,颜怡乐开始出门走动了,虽和张家还是一副既往的疏离,可却不再是隐形人了。

等到张华涵长子满周岁的时候,颜怡乐更是出现在了范家,参加了外孙的抓周礼。

三年后,张华涵女儿出生,范三公子也成功考中了举人,两人抱着儿子女儿来看颜怡乐。

颜怡乐看着娇憨可爱的外孙外孙女,听着他们奶声奶气的叫着自己外祖母,心都要融化了。

这一刻,她忘了所有的烦恼和不如意。

全身心都感到轻松的颜怡乐,突然一下就释然了,对着女儿女婿说道:“你们替我回一趟颜家老家吧1

说完这话,颜怡乐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。

没有出嫁女不想念家人的,她一直很想再回颜家看看,可是她曾经犯下的错,让她没脸在面对家人。

女儿和女婿是好的,该回去见见亲人的,顺便替她这个不孝女尽尽孝。

张华涵诧异的看着颜怡乐。

母亲愿意主动和颜家来往了?!

颜怡乐逗着怀里的外孙女,没有抬头,继续说着:“我的祖母,也就是颜家的老祖宗,前两年因为想念老家,已经被你们大外祖父送回老家了去了。”

“你们是颜家的外孙女外孙女婿,理该回去拜见老祖宗的。”

从张家出来后,张华涵眼眶有些发红:“母亲总算是愿意放下过去了。”

两个月后,张华涵和范三公子进入了颜家村地界,看到了当年威远王妃为颜氏一族得来的御赐楼牌。

寒门嫡女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哈!新书预计下个月中旬开,各位书友,下本书再见!

(本章完)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