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

95.内外勾结

27天前 作者:沐阳子

白虎国祭坛,四根刻着奇特纹路的红色珠子高高耸立着,顶端则呈现莲花形态,两颗蕴着流光的宝珠被分别放在两朵莲花里,空气中隐隐有种奇异的波动,却又很快的平静了下来。

白烈赶到的时候,两颗躁动的宝珠已经没了动静,他立刻盘膝坐在祭坛中央的圆盘上,手心向上,闭目感应宝珠之前的异常。火云安静地守在一旁为他护法,并不出声。

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,白烈猛然站了起来,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急急忙忙朝着牢房奔去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筹谋算计,渴盼已久的另外两颗宝珠,居然就在白虎国,就在刚刚那个男人的身体中。

如同一道光,穿过无数楼阁殿堂,当白烈再次出现在牢房门口的时候,看到的却是一片受伤倒地的护卫。他暗道一声不好,心里却还是存着一线希望——玄铁锁链,可没那么容易断开,就算有人来救方成,也需要花费不少功夫。

“可恶!”

地上几截断开的锁链,就算白烈再怎么不愿相信,还是不得不承认,的确有人在短短的时间内,弄断了玄铁锁链,把人给救走了。

轰隆隆——

牢房深处传来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轰响,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,白烈暴怒起来的时候,就连火云也不敢上前。

发泄完怒气,白烈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只有眼底的猩红还没有彻底褪去。

从牢房里走出来,他再度恢复成了那个俊秀少年的模样,只是脸上笼罩的寒霜,以及身上巨大的威压,在在说明他并不如表面看去那么无害。

“发出信符,召唤与白虎国联盟的各国国主前来议事。”

白烈端坐在皇座上,看着跪在面前的一干死士,一手轻轻地抚着扶手上的龙纹,淡然地命令道。

等到所有人退下,白烈再度陷入了沉思,当年天狐一族几乎灭族,然而他却并没有得到宝珠,没想到是被那只该死的母狐狸封到了她的儿子体内。

至于另一颗宝珠,他一直以为在神木族,不曾想也到了方成身上。这个天狐族的少主,隐藏的还真够深的,就连他也一时不察,错失了最好的时机。

“国主此番行事,是要开战么?”

一个淡金色的身影如同波纹一样荡漾开来,渐渐出现在白虎国主面前,脸上却带着一个金色面具,完全看不出样子来。

“怎么?”

白烈皱眉,不悦地看着不请自来的“客人”,当初如果不是有这些神秘人的帮助,他也不可能将天狐族和重明族灭杀。不过,对于神秘人,他也心存忌惮,谁知道到了最后,白虎国会不会也成为这些人的盘中食呢?

“未免,太过仓促。”

金色面具遮盖了来人的面孔,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却能听出他话语中的不赞同。

“剩下的两颗宝珠就在天狐族余孽的身上,得到宝珠不也是你们的目的么?”

对于来人的质问,白烈不以为意,至少,表面上看起来如此。当初结盟的时候,就是为了宝珠,至于宝珠最后属于谁,那就各凭本事了。

来人确认了白烈的目的,又与他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,见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再度如同来时一样消失在空气中。

一处欧式别墅内,传出几声男人低低的分不出语调的咒骂,罗纳从游戏仓里坐起来,脸上尽是不悦的神情。想他堂堂文森特家族的高贵长子,却要和一堆破游戏数据合作,实在是耻辱至极。

没错,在他的眼里,那个嚣张讨厌的白虎国主,不过是一堆破数据,等到事情成功,他就立刻下令让天下公司关闭服务器!

一直等候在外的侍女立刻走上前,帮罗纳把身上的营养液擦干净,至于对方完□□承的身体,却是习以为常。

“出去——”

如果是平时,罗纳还有心情和他的小女仆调调情,可今天实在是没有这个兴致,想到那个长的比女人还美,却一肚子算计同他争宠的弟弟,心情更差。

这一次的事情如果没有办好,那个野种就更得意了。

云车通往主宅的一路上,他努力调试心情,等看到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古老雕花大门,心中升腾起迫切的渴望——只有历代的家主,才能住在主宅里。而这一任的家主正是罗纳的父亲爱德华,一个冷酷威严,近乎不近人情的中年男人。

大门打开,云车沿着干道行了十几分钟,这才到达主宅,早有管家在那里等候。尽管私下里爱德华更加偏爱小儿子,明面上对于嫡子还是很不错的。当然,这也建立在罗纳一直表现的很聪明,从来不曾让他失望的基础上。

“罗纳少爷,伯爵在书房。”

管家恭敬地道,文森特是一支古老的贵族,沿袭了伯爵的称号,这是属于这个家族的殊荣,也是他们在血统上凌驾其他家族的地方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罗纳点点头,对这个父亲很看重的管家,还是相当重视的。鲍勃是个传统男人,这表现在任何方面,当然也包括嫡子才是继承人这样的传统想法。

到了书房门口,他没有立刻敲门,而是先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才慎重地敲门。

“进来——”

威严中带着压迫的男声从门内传出,罗纳几乎是瞬间就想象出父亲此刻因为皱着眉头不悦的表情。心里打了个突,不自觉变得紧张起来,难得被允许回来一次,怎么就遇上父亲心情不好的时候。

爱德华坐在办公桌后,手中拿着一份文件,脸上几乎阴云密布,在看到向来让他满意的长子时,这阴云才稍稍扩散了一些。

只是一个小小的秦家,几个月前还不被他看在眼里,却在短短的时间之内,一跃成为了机甲配件制造方面的龙头,这对文森特家族相关产业的冲击不是一般的严重。已经有好几个制造厂的负责人报告,最近他们制造的机甲配件已经开始滞销,这样下去,甚至会面临申请破产的困境。

“父亲。”罗纳也看到了报告,心思电转,微微笑道:“您不必这么担心,就算再繁茂的大树,只要有了蛀虫,最后也只能枯倒,更何况秦家也不过是刚刚崛起,根基并不稳固。”

“没错。”爱德华心情好了不少,看向长子的目光也温和了许多,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白虎国那个疯子决定开战了,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,虽然仓促了些,但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。只要那个疯子成功了,我们的计划也就完成了一大半。”

罗纳松了一口气,他从小对于这个父亲就是又敬又畏,就算长大之后,这个男人在他眼里仍旧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巍峨高山。

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爱德华赞许地道,之前他的心里还有些犹豫,到底心还是偏向小儿子那边,如果不是罗纳一直表现的不错,他甚至考虑将家业交到小儿子手里。算了,只要这次罗纳能圆满完成任务,让嫡子继承家业也未尝不可。

两父子又谈了些具体计划,爱德华的心思渐渐飘远,他答应了小儿子参加他的毕业典礼,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罗纳一直暗中留意着父亲的一举一动,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也就识相的结束了话题。想到今天是那个野种的毕业典礼,再看看父亲的反应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心里暗暗咬牙,就算是自己的毕业典礼,父亲也没有出席,只是之后送了他一辆云车作为毕业礼物。可是现在——那个野种到底有什么好?简直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样讨人厌。

再说医院这边,方成醒来之后,就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,只是当天看清那人的长相,立刻就惊悚了。床上的男人,有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孔,那不就是他自己么?

“……”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当手指虚虚穿过床上的那具身体,方成彻底说不出话来,他还记得,之前被鞭打,直到轮白,然后……他就昏迷过去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病房的门再度被打开,方成看到还在流眼泪的老妈,还有红着眼睛的大哥,连忙走上前道:“妈咪,我没事——”

只是,劝慰的话出口,方成又意识到一点,他们根本听不到自己说话!!!

“都怪我,早知道就不该让成成玩游戏……如果成成真的成了植物人——”

秦月说着说着,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下来,看着病床上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的小儿子,内心充满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力感。

方宇站在一边,什么也没说,这个时候就算他再怎么劝说也没用。好在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,只要还有一线希望,他就不会放弃。

“不是这样,这不是你们的错!”

方成在心里默默地道,如果他没有玩网游,又怎么会认识秦钧?认识那么多好朋友?他的人生,因为这个游戏,才变得多姿多彩起来,他的内心,对于老妈是充满感激的。

就算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就算听到了这样一个噩耗,他也不曾后悔。不过,他也相信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
关闭